bokee.net

高校教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世界著名传道人:葛培理牧师和其岳父钟爱华

 
 
葛培理牧师的简历
 
葛培理牧师(William Franklin GrahamBilly Graham)生于1918117日,美国夏洛特),是美国当代著名的基督教福音布道家,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福音派教会的代表人物之一。他经常担任美国总统顾问,在盖洛普20世纪名人列表中排名第七。
 
 
(晚年葛培理)
 
1918117日,葛培理出生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镇附近牧场的一个长老会家庭,少年时代的葛培理除了爱打棒球,并无过人之处。19349月在一次哈姆牧师带领的奋兴会上深受感动,决志奉献,并更换宗派加入美南浸信会。这件事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 
19365月,葛培理高中毕业后,进入田纳西州的鲍勃琼斯学院(今鲍勃琼斯大学)就读,因不适应那里严格的基要派气氛,1937年转入佛罗里达圣经学院,今佛罗里达三一学院,1939年,葛培理被按立为美南浸信会牧师。1943813日,他与因太平洋战争回国的宣教士钟爱华的女儿钟路得结婚。钟路得在中国江苏清江浦(今淮安)出生、长大,父亲钟爱华,Nelson Bell,是美南长老会著名的传教医生,在清江浦主持该会全球最大的教会医院仁慈医院。
 
 
(葛培理妻子钟路得)
 
葛培理一生传道
 
葛培理从惠顿毕业后参加了青年归主协会(Youth for Christ)。他作为福音布道士走遍了美国和欧洲,19499月,葛培理组成布道团,在洛杉矶举行布道会,引起轰动,原定3周,结果延到8周。带动了全国布道会的热潮。1950年,成立“葛培理布道协会” 1954年他在伦敦的布道会持续了12周,1957年,在纽约市麦迪逊广场公园举行的布道会持续了16周。19561月,远赴印度南部喀拉拉邦布道,同样大受欢迎。至九○年代初,估计全球(在美国境外)共有超过一亿一千万人次亲身出席参加过他的布道会,葛氏的足迹几乎遍及世界各大重点城市,冲破了种族、文化和政治的障碍。
 
1959年,他带领了澳大利亚历史上最成功的布道会,带动了此后15年的教会增长,建立了许多新教堂,组成许多家庭圣经小组,持续了35年。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是1970年代在南韩汉城(首尔),当时有一百万人出席。
 
(葛培理宣道场面)
 
200562426日,87岁的葛培理在纽约的法拉盛草地公园主领了最后一场布道会,超过廿四万二千人出席,决志人数有九千多。葛培理通过电视、广播、电影和网络接触的听众比历史上任何人都多,超过2亿人,分布于185个国家。
 
美国总统的精神支柱
 
 
在美国,没有任何人能像葛培理一样,在长达50年时间,近距离地观察白宫一举一动。自从杜鲁门总统以来,葛培理与前后11位总统交往,并担任艾森豪威尔之后的每一位美国总统的属灵顾问,堪称总统精神支柱。政治上葛培理倾向支持民主党。葛培理说:在成为总统之前,他们中的每一位我都认识很久了。我多次到他们家中做客,并一直称呼他们的名字,直到他们成为总统。
 
 
(葛培理和艾森豪威尔)
 
1955年葛培理结识了第一个真正的总统朋友艾森豪威尔。艾森豪威尔常常问他,人们怎样才能确切知道自己死后是否能上天堂。肯尼迪总统更想知道世界如何走向末日。
 
葛培理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散发着天真、正直和诚实。所以当葛培理在身边时,总统们都很放松,而不是紧张。和葛培理在一起探讨永恒、罪恶、死亡等精神领域问题,总统们感到很安全。
 
约翰逊总统则为自己的死亡所困扰。他有点怕死。葛培理说。有次,约翰逊请求葛培理陪自己乘飞机去开会,原因是当时天气恶劣,约翰逊担心飞机会掉下来。
  
(葛培理和约翰逊总统夫妇)
 
葛培理没有教堂,他一生都是在足球场上,对着成千上万的人进行布道。美国第一家庭给葛培理一个罕见的机会,让他成为他们的家庭牧师,葛培理给他们一个精神避难所,带领第一家庭熬过困难时期。许多总统希望葛培理能陪他们度过在白宫的最后一夜。
 
1967年,在母亲的葬礼上,尼克松总统晕到在葛培理的怀里。2004里根总统去世时,南茜·里根第一个通知的家庭成员以外的人就是葛培理。
 
20多年来,老布什夫妇每年夏天都邀请葛培理夫妇到自己位于缅因州的家中。1985年的某天,葛培理邀小布什一起到沙滩散步。小布什说,葛培理在他的灵魂里种下了一颗芥菜籽,它在第二年长了起来。葛培理把他领上了路,然后他开始行走,这是他生命改变的起点。
  
(葛培理和小布什总统夫妇)
 
1964年,约翰逊总统有一次请教葛培理,谁适合做他的竞选伙伴。当葛培理正准备回话时,妻子钟路得在桌子底下踢他的脚。葛培理不解问妻子为什么踢。妻回答说:你的建议应该仅仅限于道德和精神问题,不应该沾政治边。约翰逊望着葛培理说:她是对的,你专注传道吧,我就专心政治。
 
白宫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着葛培理。他说我时刻警惕着政治危险。政治对我来说是肮脏的,但我已把它视为生活的一部分。我努力给总统们留下爱。
  
一个牧师如何把握尺度,才能使自己免于成为政治游戏的一部分?葛培理是这个世上最著名的布道家。当他站在总统的面前,为他们主持就职宣誓仪式时,不但是给总统本人祝福,也是给总统的政策祝福。每个总统都清楚这一点,但葛培理有时未必清楚。
  
尼克松曾让葛培理数次身陷尴尬之中。最狼狈的一次是19722月的密谈。尼克松说,他对犹太人控制媒体感到担忧,葛培理附和说,犹太人是美国的癌症。这次骇人听闻的谈话录音曝光后,葛培理不得不作出道歉。
   
尼克松是葛培理最喜欢的总统之一。19726月水门事件前,葛培理一直认为尼克松是一个正直的人。和尼克松的交往给了葛培理一个深刻教训。他开始调整自己和白宫的关系,并刻意和政治保持着距离。葛培理如今仍旧关注政治,当然是在安全的距离上。他时刻关注着希拉里·克林顿。我留心她,看好她。葛培理这么说自己的老朋友。1998年,在克林顿被性丑闻缠身的日子里,葛培理给了她很大帮助,他劝告她,要饶恕,要饶恕。
 
  
(葛培理和卡特总统及克林顿总统)
 
或许,葛培理今后不再进白宫,但他密切注视着白宫的主人。葛培理每天祈祷。不论今后谁坐在椭圆形办公室里,葛培理都会为他祈祷。
 
 
 
 
除了布道葛培理还有另外一些事工:他主持创设的抉择时刻,是超过50年的全世界每周广播节目。此外,葛氏还创办了Gordon-Conwell 神学院
 
葛培理著作影响面大
 
葛培理写过24本书,许多已经翻译成超过30种语言
 
* 与神和好Peace with God1953) 中译增订本名为《人啊,你往何处去?》
*
喜乐的秘诀 (The Secret of Happiness1955)
*
我的回答 (My Answer 1960)
*
漫天烽火在黎明 (World Aflame1965)
*
挑战 (The Challenge1969)
*
耶稣的世代 (The Jesus Generation 1971)
*
天使: 上帝的秘密代理人 (Angels: God's Secret Agents1975)
*
如何重生 (How to Be Born Again 1977)
*
圣灵 (1978)
*
浩劫前夕:苦难的透视 (Till Armageddon1981)直译:直到哈米吉多顿
*
蹄声渐近 (Approaching Hoppfbeats1983)
*
面对死亡和来生 (Facing Death and the Life After 1987)
*
怎么办?Answers to Life's Problem, 1988
*
困扰心灵的希望 (Hope for the Troubled Heart 1991)
*
暴风雨的警告 (Storm Warning1992)
*
自传照我本相或我就是我(Just as I am1997


 
"我有一个信息:耶稣基督来;死于十字架;又复活了。他要我们为罪悔改并用信心接受祂作主和救主,如果我们这样做了,所有我们的罪都被赦免。"
 
宽恕也有不被理解
 
一九九八年莱温斯基丑闻曝光,克林顿被千夫所指,但葛培理牧师在接受全国广播公司(NBC)访问时,宣称自己原谅克林顿:「我原谅他,因为我知道人性是如何脆弱,我知道(胜过试探)是多么困难。」水门事的真相表明,葛培理被骗了。但葛培理不仅饶恕了尼克松,还在他的葬礼上发表讲话说:每个人都有失败的时候,人无完人。所以,我原谅了他。水门事件之后,葛培理牧师对尼克逊仍然作出高度评价,他强调:评价一个人,应该看其整体,而不是单看一次事件。
 
著名传道人奥特(Stephen Olford)致函予葛培理牧师,表示不认同他过於宽大的态度。但是我对葛培理牧师极之敬重,打「落水狗」是极之容易的事情,冒天下之大不韙,去宽恕难以宽恕、甚至不值得宽恕的人,才是勇者所为。也许,其开放精神不单是出自他对人的爱心,还基於他对自己诚实的态度。
 
葛培理牧师的温和态度,与许多基督教领袖形成强烈的对比,「九一一事件」几天之后,国家大教堂举行了哀悼仪式,多位宗教领袖,包括葛培理牧师,在哀悼仪式中发表演说,葛培理牧师的信息是强调在哀痛中重拾希望,以爱化解仇怨,整篇讲词没有半句批判穆斯林。葛培理的儿子葛法兰克却先后公开批评伊斯兰是鼓吹暴力、缺乏宽容精神的宗教。
 
葛培理牧师对很多具有争议性的议题都保持中立,例如堕胎、同性恋。在人类如何得到救赎方面,葛培理牧师也採取开放的态度,他指出:世界上有一个无形的「基督身体」,这身体由基督徒和其他很多人所组成,有些人虽然从来未听过耶穌的名字,但上帝仍然可以呼召他们加入这个「基督身体」。
 
不消说,这观点受到保守的基督教会严厉批评。一九五七年葛培理牧师到纽约举行佈道大会时,他声称所有教会,不论派系,都会被邀请赴会,甚至天主教亦无妨。这做法招致保守派强烈抗议,但葛培理牧师认为教义差别并不足以构成不相往来的理由,他说:「我爱这些人,他们都是上帝的子民。」联合神学院的院长尼布尔(Reinhold Niebuhr)公开反对葛培理佈道大会,主张基督的福音并不只是个人得救,教会应该肩负起对社会、文化的责任。
 
葛培理牧师的家庭
 
 
 
 
葛培理1943年和钟路得结婚,夫妻志同道合无比恩爱。妻子钟路得传道之家出身并生于中国,他们这个家庭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关系。葛培理夫妇有3个女儿和2个儿子,20个孙子女和25个曾孙子女。长子葛福临(Franklin Graham)和次子葛纳德(Ned Graham)。葛福临和父亲一样,是一名布道家;葛纳德现在领导东门国际事工(East Gates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),在中国赞助印制圣经、建造教堂,其中最大的一所能容纳4000人,位于钟路得的出生地江苏淮安。葛纳德的妻子葛郭瑞玉则是曾国藩的玄孙女。
 
 
(葛培理和两个儿子及孙子)
 
《反叛有因》:葛培理儿子葛福临 中文版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节选:。。。很荣幸我的自传《反叛有因》能够在中国内地出版,因为中国人民在我的生命中占据着非同寻常的位置。
 
我的母亲路得·贝尔·格雷厄姆(葛路得)出生在中国,长到17 岁才离开。我的外祖父L·内尔森·贝尔(钟爱华)医生是一位传教士,他热爱中国,将一生中最宝贵的25 年奉献给了中国人民。我自幼常听母亲和外祖父、外祖母讲述中国的故事,至今还对那些故事记忆犹新。因为母亲的家族及我父亲葛培理与中国建立了长远、深厚的友情,中国人民在我心中占据了非常特殊的位置。对我来说,回到中国,就仿佛回到了久别的故乡。
  
母亲在中国积累了丰富的精神财产,并毫无保留地将这份宝贵的财产传给了她的儿孙们,所以我梦想有朝一日能够再次踏上中国这片土地。感谢你们愿意听我讲述自己的人生,相信很多人一定和我一样,有过“浪子”的经历。《反叛有因》讲述的,正是我明白了生命之道后,生命中充满喜乐,从而走出黑暗、奔向光明的故事。正如我盼望回到中国那样,我也期待上帝张开双臂接我回那永恒的家园。我相信这本书中的见证能够引领你踏上同样的永生之路。愿上帝祝福你们。
 
葛福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北卡罗来纳州布恩市
 
 
(葛培理夫妻晚年生活)
 
葛培理岳父钟爱华医师小传
 
葛培理岳父钟爱华生长在维吉尼亚州一个敬虔的长老会家庭中,父亲经营一家杂货店,家境小康。从高中时代开始,他就是运动场上的一颗明星,尤其是担任棒球队的投手,更令他锋芒毕露,受人瞩目。后来就读於维州医学院。一年多后,他面临加入一支著名职棒队伍与继续留在医学院之间的选择,结果他选择了后者,因为他当初学医就是为了去海外宣教,而他此刻没有改变献身此业的初衷。
 
毕业、结婚、来华,都发生在一九一六年,这一年钟爱华才二十二岁,新娘比他大两岁,二人同乡、同学(高中)、同心。他们由西雅图登船,经过十九天的辛苦航行,於十二月一日抵达上海,然后转往苏北淮阴的清江浦。
 
美南长老会在清江浦的工场,是由著名文学家赛珍珠父亲所开拓的(1887年),后来设立一所「仁慈医院」,也就是钟爱华后来投入二十五年岁月与生命的地方。清江浦的「仁慈医院」后来扩充到三百八十张病床,成为全球最大的长老会医院,为苏北稠密的农村人口,提供了难以估算的服务与保障。例如,当地流行一种由血液中寄生虫引起的「黑热病」(kala-azar),致死率高,而其特效药又十分昂贵,於是钟医生向美国友人募款,从事大规模的防治工作,才使得这种疾病受到控制。
 
钟爱华在华的二十五年(1916-1941),正是中国内战不已、动盪不安的年代,但是他长期坚守冈位,在繁重的医疗与宣教双重工作中,仍经常保有充沛的活力与乐趣。他得力的祕诀在每天清晨一定持守大约一小时的灵修时间,并且为排在当天动手术的病人,一一提名代祷,丝毫不敢大意。
 
钟爱华二女儿钟路得(Ruth),也就是葛培理夫人,她曾经这样描述自己的父亲︰「他是人中人,是运动健将,是幽默大师。他喜爱音乐,会弹吉他,还有副好嗓子。他总会发现一些开心的事情,而且开怀大笑。他工作勤奋,断事果敢,从不怀疑上帝的引领。
 
中日战争爆发后(1937年),苏北地区的美国宣教士及眷属们都奉命撤往青岛,以观其变。钟家也在九月间抵达青岛,正好送二女儿路得回美国上大学。然而在送走路得以后,钟氏夫妇回清江浦的意愿日益增强,来自上帝的引领他日益明显,终於他们带着十岁的三女儿与五岁的儿子,冒著沿途的危险,於十一月间重回清江浦,继续留在「仁慈医院」的岗位上。这位愿与中国人一同承受苦难的宣教士在信函中写道︰「上帝要我们去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」
 
晚年的钟爱华,有两件事值得一提:
第一是从一九四三年八月开始,他成为葛培理的岳父,也成为葛培理最可靠的同工与顾问。葛培理为岳父的传记作序时指出,钟爱华的一生经历了四段生涯︰职棒球员、医疗宣教士、杂誌编者与葛培理的顾问,而且在每一个角色上,都有可圈可点、精采无比的表现。
 
第二是从一九五六年到一九七三年去世为止,他投入《今日基督教》的编辑工作,以文字来服事眾教会。葛培理出任创办人,这份被视为福音派柱石的刊物,在自由派神学思潮高涨的年代,力挽狂澜,发生导正纠谬的作用。钟氏文笔精简畅达,针对基督教信仰与社会、教会以及个人的关係,经常在该刊发表意见,极受各方重视。
 
钟氏夫妇感情深厚,如果从订婚算起(1910年),他们同心同行了一个甲子以上,成为子女们最好的榜样,一九七三年与一九七四年,钟爱华夫妇先后去世。
 
一九七五年十月底葛培理在台湾主持佈道大会,一连五天,虽然天天下雨,台北巿立体育场却在一片伞海下天天爆满。当记者问葛培理夫人在台湾有什么私事要办时,她回答说要去花莲的大理石工厂为父母亲订製两块墓碑,他们是深爱中国的人,所以他们的墓碑也应出自中国。
 
 
 
 
分享到:

上一篇:中华民族的伟人——蒋经国 (转帖两

下一篇: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